HD資訊平台 典範人物 現代組織必須是破壞穩定者_彼得杜拉克

現代組織必須是破壞穩定者_彼得杜拉克

社會唯有處於動態失衡,才能具備穩定度和向心力。

社會、社區以及家庭都是持恆的機構。它們會盡力保持穩定、避免變化 (至少是延緩變化速度) 。儘管如此,我們也知道,理論、價值觀以及所有人類心智的結晶勢必都會老化、僵固,最後過時,變成陳年纏疾。
儘管如此,湯瑪斯.傑弗遜 (Thomas Jefferson) 主張每個世代都要「革命」的建議,卻不是解決的辦法。我們都知道,「革命」既不是成就,也不是新開端。它的出現是因為老化、構想枯竭、機構腐敗以及自我更新失敗。不論是政府、大學、企業、工會,還是軍隊,機構延續持守的唯一辦法,就是將有系統、有組織的創新納入最根本的結構中。就如同產品、流程和服務一樣,機構、系統、政策最終都會逐漸淘汰。不論有沒有達成目標都是如此。所以,社會和公共服務機關對於創新和創業精神的需求,不亞於經濟和企業。現代組織必須成為破壞穩定者,組織結構也必須能夠激發創新。

思考與實踐:你們上一次開發出、或是協助開發出新產品或新服務是什麼時候? 你們只是模仿某個競爭對手,還是真的有嶄新的點子? 再試一次。

〔Managing in a Time of Great Change, Peter F. Drucker, 1995〕
〔The Ecological Vision , Peter F.Drucker , 1992〕
〔Innovation and Entrepreneurship,Peter F. Drucker,1985〕

Leave a Reply

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。 必填欄位標示為 *